请稍候,载入中。。。
请稍候,载入中。。。
2019-1-14 13:14:00
>>教育与社会想象力的恢复

教育与社会想象力的恢复

想象力的丧失是致命的,关于周遭世界,没有了想象,也就难以塑造一个人的格局,难以形成人的共情能力,也就没有了我们中国士大夫的家国意识、天下意识。

源于周遭情境的个人困扰关乎社会结构的公共议题”的区分中,困扰是一种私人事务:某个人觉得自己珍视的价值受到了威胁。议题是一种公共事务:公众觉得自己所珍视的某种价值受到了威胁。

在关乎公共议题、公共事务,关乎公众珍视的价值方面,人们太容易变得袖手旁观,“民吾同胞,物吾与也”毕竟是理想情境中的存在,而切肤之痛这一表达中,文学性大于事实性。

我想,教育的一个无可取代的点即是:让人们能够在我们共同的文化母体中涵养其心性,培育其技能,让这些“漂流的孤岛”能够以一种温暖的姿态阅世,而学校,作为抗衡其冷漠的旗帜,一旦失守,将尤其可惜。

曾经在导演郭珂的电影《二十二》的观后感中,有学生写道:

她却是不想离开人间的,她向着秀丽的山水哼着民谣:“日头出来点点红,照进妹房米海空。米海越空越好耍,只愁命短不愁穷。天上下雨路又滑,自己跌倒自己爬。自己忧愁自己解,自流眼泪自抹干。”她明明已然唱的五音不全,却仿佛一字字地剐着我们的心,这是她的人生。即便如此,她笑言:“吃着野食活下来,就是想看看这个美丽的世界。”

我不知道她最后是否看清了这个美丽的世界,但我认为她眼中再极致的美景,也一定缺少了一份足以去让人释怀的道歉。日本政府以为雪覆盖了曾经的罪行,可却忘了山野上掩于土里的骸骨。

那苦楚难处,难到这一步应止了。应止于一声抱歉,止于大众对她们的关注但不打扰,至于她们心中的梦魇被驱散,至于她们得到平等的尊重而非泛滥的同情。

写到:“应止于一声抱歉,止于大众对她们的关注但不打扰,至于她们心中的梦魇被驱散,至于她们得到平等的尊重而非泛滥的同情。”我想,她在写作时想到了镜头之下不得不展露人生的她们,欲言又止的她们,风烛残年,摇曳欲坠,大众的关注之下,又有多少构成了对她们生活的打扰,以及,作为一个社会,在面向这一议题时,该如何更好地承担。

我所期望于教育的,我所期望于教育之树人价值的,恰恰在于这种想象力的激活,被激活的想象力能意识到字词、措施之后所对应的后果,这种心智品质是我所期望于教育的。这一心智品质弥足珍贵。

ROSICKY07 |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请稍候,载入中。。。
用户公告
请稍候,载入中。。。
时间记忆
请稍候,载入中。。。
我的相册
最新日志
请稍候,载入中。。。
最新评论
请稍候,载入中。。。
最新回复
请稍候,载入中。。。
我的好友
站点信息
请稍候,载入中。。。
   http://blog.sysuschool.com/u/ROSICKY07/index.html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