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blog.sysuschool.com/u/c201607/index.html
请稍候,载入中。。。
 
请稍候,载入中。。。
2019-2-10 12:31:00
幸之,允以永年(陈诗雨)

我叫幸之允,来自溟星,在一千多年前的一次执行任务时,不小心卷进了宇宙中的乱流,来到了地球。就土著人的话来说,我并没有实体。事故之初,我发现飞船无法启动,不得以之下接受了一个本该死去的婴儿的身体,以一个孤儿的身份,开始了不老不死,“苟且偷生”的生命。

公元2179年,是我来到地球的第223年,地球资源枯竭。我沉寂了多年的心开始活跃起来,同时也开始徘徊起来,不知道这些自诩高等生物的人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呢?

 随着时间的推移,终于有人承受不了这种压力自杀了,如同打开了一个缺口,整个地球都开始陷入一片混乱,杀人、抢劫等犯罪行为成为了被逼到绝路上的人发泄情绪的渠道。骨子里的冷漠和排除使我开始想象着,在人类全部灭亡后的场景。那,可真是令人期待。这一年,作为一个“成功”的医生,我想我可以光荣退休了,以儿子的身份,成为了一个军人。
  眼见事态越来越严重,地球的政府开始有了行动,全球各地的科学家被聚集到一起,费时六年,制造出二十艘能够搭载着人类寻找新家园的航空舰……以及机甲?在通过层层的选拔和筛选后,我荣幸地成为了机甲师中的一员。我想,或许这是一次回到溟星的机会。

  那个时候,地球人总口只余不到两亿,但即使如此,二十艘航空舰也无法完全容纳。
  两千万,10%的生存机会——

  公元2187年,承载着地球人希望的二十艘航空舰在地球的一片寂寥萧条中出发了。
  二十艘航空舰,最后存留下来的只有两艘以及8台机甲,两百万左右的人活了下来,其他十八艘航空舰连带上面的人类和大量的物资和珍贵资料文献永久地留在了神秘可怕的太空。

在一次事故中,我再次光荣的“牺牲”了,作为一个“没有存在感”的艺术家,我靠在船舱里,苦笑着,没有了,溟星像是从来没有出现在宇宙中一样,没有一个星系具备这样一个条件。我再次陷入了一片绝望,到底能在漫长的时光中熬到什么时候啊?
  存活下来的1%的地球人类的情况也不乐观,岌岌可危,物资一点一点被消耗殆尽,陌生而可怕的星系灾难让他们不能外出寻找食物,只能坐吃山空,航空舰的能源也快要见底了,却迟迟找不到适合人类居住的星球。看得出周围人的焦躁和不安,对于心中的可怜和怜悯,自嘲道,当初或许就应该留在地球。
  就在绝望的气息弥漫在人类心中的时候,一颗水蓝色的星球出现在了人类的视线,那样的熟悉……简直就像是为人类量身打造的。唯一的不同就是这颗无名星没有任何动植物,海、陆、空都是一片空荡荡,干净得不能再干净。

面对这样的事实,我无声的笑了,人类可真是命运的宠儿。但这又怎样,以他们的技术,可能根本做不到在这样的星球上生存下去,想想需要重新适应新的星球,我不由得揉揉太阳穴,不知道是因为跟人类混久了,以前作为溟星人的习惯渐渐落下了。
  很快,现实就给了他们一次巨大打击。种子种下去后,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发现,那些作物明明已经到了发芽期,却一点动静也没有!
  随着深入研究,他们发现,不论是种子还是种植方法都是对的,按照排除法,真正有问题的是无名星的土地和环境。
  去还是留……就在他们左右为难的时候,一场异变突生。 第一次面对外星生物残酷的捕杀,好在,那两艘航空舰虽然因能量不足不能起飞,本身的坚不可摧却能够庇护人类。

也是那个时候,我认识了喻均羽和她的爱人余典。那个难产前,跟我说“希望你好好活下去,让更多人活下去……”的可怜女人。我第一次对这个我认为弱小的生物产生了一个新的理解,可真是好傻,竟然把未来托付给一个外星人。

就在人类已经不抱希望,做好最坏的打算时,那些外星生物却开始慢慢从无名星撤退了,似乎在忌惮着什么。  
  人类来到无名星后出生的第一个婴儿——之前也有孕妇,但都没能在艰难的环境中安全生下孩子。第一个在银河系外出生的人类婴儿死了,奇怪的是,那个婴儿死时的情况非同一般,被彩色的光芒笼罩,然后凄厉地哭喊着失去了呼吸。我觉得这或许会成为一个突破口,让人类获得在这个陌生星系中活下来的凭仗。接下来,在特意的保护下,陆续又有婴儿平安出生了,但是第二个婴儿死了,第三个婴儿死了,第四个婴儿死了……这些婴儿的死亡过程都和第一个婴儿一模一样。
  就当那些科学开始产生自我怀疑,甚至开始忧虑人类可能无法在无名星繁衍的时候,终于有一个婴儿活了下来——在彩光覆盖后,那个婴儿同样哭喊不停,却在之后保住了性命,头发变成了金色。这或许就是在宇宙中待久了,各种辐射使人类的基因产生了良性的变异,最终得以在宇宙中生存下来。而那个金光,或许就是这个星球带给人类的福泽。
  如此一来,越来越多的婴儿出生,虽然有很多在那诡异的彩光下死亡了,但也有一小部分活下来了。这些孩子大部分眸色和发色保留了原色,却有一小部分变成了红、黄、绿、蓝、紫、黑、金,越往后,数量越少。果然还是验证了一个道理——福兮祸之所伏,以这样的繁殖速度,却没有新的生计,迟早人类会面临绝种的。

然而突然有一天,第一个孩子右手冒出了金光,他的手中凭空出现了一块肉。从那以后,所有科学家继续投入到了对彩光所带来的能力的研究中,随着科学家们废寝忘食的试验,一些以往困扰人类的疑问渐渐水落石出。
  所谓的幻能,说简单点其实就是无中生有的能力。

以幻能为线索,科学家一直以来对无名星止步不前的研究终于有了进展。他们发现,无名星的环境的确和地球大同小异,其异便异在无名星有一种地球所没有的能量,体现在婴儿出生后一年所觉醒的幻能。

而其中最高等的能量,也就是第一个活下来的婴儿所具备的金色幻能,正是外星生物所顾忌的,只要有这位金色幻能者的存在,在一定范围内就不会有外星生物侵犯。这个力量可以说是很逆天,但也可以说很鸡肋。

紧接着,人类开始在陆地上生活。随着几代人的繁衍和更替,人类就在这里恢复了一定元气。也逐渐创立了新的体系和制度,而金色幻能者,则被尊称为“冕下”,则不受法律约束,但必须保证定期输出幻能保证区域的安全。

不同于黑色以下的幻能者只能变幻现有的事物,拥有金色幻能的冕下能够凭着想象变幻出完全不存在的事物。当然,这是有个前提的,那就是你坚信那样东西存在。
  也就是因此,哪怕之前十数万年的历史长河中有不少冕下存在,到目前为止,无名星上却并没有多少地球原有的东西。原因很简单,哪怕有资料文献记载,未来人也对地球上的东西没有概念,更没有真实感,内心里没办法“坚信”其存在。
  当然,其中还是有少数例外的,据说,那部分特例都是思维比较奇特的,有点心理疾病,也就是俗称疯子的人。

就这样,人类得以在宇宙中占有一席之地,但事实上呢,随着这种能力的开发,总会有个体会因为巧夺资源或者地盘,而大打出手,而那些金色幻能者就是关键,如果他们无法给所有人带来一个足够的生存空间,那么矛盾就不会消除。

我带着余家的后裔,建立起了一个兵工厂,研究更新式的武器,但愿这样可以给这个新生的物种带来进步。

不出所料,即使后来又有两位冕下出生,带来的可活动的空间也极其有限,根本无法满足幻能长时间的消耗。如此一来,便只能缩小结界范围,牺牲一部分存活必要性较低和贡献较低的同胞。
  与能力无关,与性格无关,与品德无关,任何人都有活下去的权利,怨恨和不满的情绪自然而然产生了。除此之外,有一些获得生存机会的人对那些被抛弃的心生同情,有人不屑,有人赞同,有人反对……
   非常可笑,前些年,在那样的绝境下人类都团结一心走下来了,到这个时候,内部争斗却无法避免地展开了。果然,在这种文明程度还没有进化到拥有全新的法则以前,人类会一直活在混乱之中。

但至少,我可以保护着我想保护的人,我可是像人类一样“有意义”的努力着,期待着,光明将会代替黑暗,也开始记录着发生的点点滴滴。
  第一代创世者教了第二代新人类地球的知识与文明,教会了他们面对困难要百折不挠,教会了他们再怎样的绝境也不要放弃。可能是当时所处的环境太黑暗了,也太淳朴了,他们不自觉便侧重了那些光明的一面,而忽略了黑暗的一面。人心的黑暗,内斗的可怕……以及团结的重要——这一点,他们应该是知道的,只是大概以为自己的后代理所当然会团结,没有交代的必要。
  之后的几百年,便是大混乱纪元,人类和人类、人类和外星生物、外星生物和外星生物之间的大混战,对冕下的争夺,对聚冥晶的争夺……原本就在数量上没有站稳脚跟的人类好几次岌岌可危,好悬没有彻底灭亡。
  同时,我们对机甲的研究发生了质一般的飞跃,对机甲的控制可以不再动作去控制,而是运用幻能,我们称其为“第二代机甲”。这样,机甲的控制将不再限制于人类本身,而将随着幻能的强弱来区别战斗力的强弱。
  人类内部的争斗不是最令我头疼的,越混乱就对我更有利,可以相互制约。而是外星生物时不时的侵扰,我也可笑地坚信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道理,而如今人类已自顾不暇……

不得已各方势力纷纷成立了反歪部队,而我们对其提供大量的武器资源,同时开办了第一所机甲学院,开放第二代机甲的销售。

我来到一层角落,在看不见任何异常的平坦墙壁上点了一下,随即上面出现了一些不断变化的图形。熟练地在图形上按照节奏敲击,很快,那看似毫无缝隙的玻璃墙壁上出现了一个入口。那入口处原本的玻璃就好像突然被液化融掉了一般,慢慢消失。

“幸博士,大联盟的人正在会客厅。”

“好,我正在路上。”

身后的玻璃重新变回了最初那道完美的墙壁。
  幸之,允以永年,不死不灭,见证奇迹。

c201607 |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请稍候,载入中。。。
公告
请稍候,载入中。。。
时间记忆
请稍候,载入中。。。
最新日志
请稍候,载入中。。。
最新评论
请稍候,载入中。。。
最新回复
请稍候,载入中。。。
我的好友
我的相册
站点信息
请稍候,载入中。。。
生活因感动而精彩,理想在创造中放飞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