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blog.sysuschool.com/u/c201607/index.html
请稍候,载入中。。。
 
请稍候,载入中。。。
2019-3-3 15:18:00
大漠(张铜馨)

一片孤城万仞山。

苏巴什的风异常的大,毫不犹豫地卷起尘沙,呼啸着掠向土灰色的山峦。我盯着脚下的沙地,感受着疾风的肆虐。山脚下林立着大片的断壁残垣,静默了有逾千年。粗糙而厚重的土墙间潺潺淌过的是库车河,它将古老的废墟分成东西两半,隔着宽阔的河滩远远对望着。远眺只能觉得它壮观,而只有站在风蚀的土墙下仰望,才能真切体会到历史刻下的痕迹。

    曾几何时这里作为龟兹的昭怙悝大寺,无限的繁华与熙攘。来自东西各地的僧侣在这里研读学习,交流着佛法,也交换着文化。来往的商旅给这里带来了繁荣,巷道里吆喝声不断,偶有商队不停留地从这里经过,骆驼脖子上的铜铃轻轻摇响。

“所以,基地在哪里?”我轻声问道。玄奘西行途中,因此地僧众云集,曾停留于此讲过两个月的佛法。那时安西都护府设于龟兹,这里成为了西域佛教的中心,昭怙悝香火不绝,钟声悠扬地回荡在晨风里。

然而昔日的繁华毁于战火。璀璨的佛塔与洪亮的钟声消失在风里,被戈壁的风沙消磨的没了痕迹。“按着GPS上的指示走,我们能找到的。”人工智能有点答非所问的回答我,而我正目不转睛的研究着路线。“好吧,按照你这样说,楼兰古城都会被我们找到的。”

起初我以为这是座城。看着告示牌才发觉这仅仅是一座佛寺的遗迹。“就是这里了,只不过……”“找入口,基地那么严,怎么可能轻易让外人发现。”“你个人工智能可不可以别说话!”我一脸幽怨地说着,一边小心避开露出沙子外的岩石,过了不久,就看到了几根残破的石柱,又看了看旁边,有的土墙是一堵殿堂的墙壁,浑厚结实,仿佛有撑起天空的力量。有的土墩是佛塔的残余,依稀可见一级一级塔身的形状。塔底层呈方形,结实地矗立着。虽不高但异常的稳,好像毫不惧怕任何时候汹涌而来的风沙。在河西岸朝东岸望去,那边断续的土柱屹立着,倚着山脚看不到边。风无法奈何它们,只得在土墙间冲撞,撞下些许泥土尘埃,跌跌撞撞怒吼着冲向后方的山间。

在土墙间穿梭着,欣赏着,我遇见了一个穿唐装,背着把琵琶的男人。我好奇的问起,他说,来唐朝的遗址就该穿唐服,回味当年这里的感受。“奇怪,他的身子怎么这么模糊,是太阳太刺眼了吗……”“别管那个人了。”

羌笛何须怨杨柳。

沙子中斜躺的一座泛着光的墓碑提醒我,基地到了。

输入了之前获得的指令,墓碑悄无声息的下沉,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幽暗的小道。“走吧。”冰冷的声音响起,我白了一眼手上的通讯工具。

“那么让我们看看,你的研究成果吧,那些有趣的植物。”

我坐在银制的椅子上,摇晃着双腿,把我的东西拿了出来。“这些东西还不错吧。”

……

“女士,您的体验时间已到,谢谢您的使用,欢迎下次光临”

好几天之后在吐鲁番的柏孜克里克千佛洞洞窟口,我看见一位横抱着演奏热瓦普的老人。他边奏边唱,苍老而略显沙哑的嗓音夹杂在清脆欢快的热瓦普声里。唱的是他们民族的语言,我听不懂,但是音乐里的欢快能感染到每一个在炎热中被灸烤的人。

喀什老街上,我们在夜风里散着步。

c201607 |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请稍候,载入中。。。
公告
请稍候,载入中。。。
时间记忆
请稍候,载入中。。。
最新日志
请稍候,载入中。。。
最新评论
请稍候,载入中。。。
最新回复
请稍候,载入中。。。
我的好友
我的相册
站点信息
请稍候,载入中。。。
生活因感动而精彩,理想在创造中放飞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