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稍候,载入中。。。
请稍候,载入中。。。
2020-7-16 11:21:00
>>倾听也是一种艺术
老师很生气地把一个学生送进我办公室,意思很明显,希望我露个“凶脸”,给这个学生一个好看。
在这种情况下,我大多数时候是满足不了老师的愿望的;因为在事情的前因后果没有明晰之前,我劝服不了自己去当一个“冷启动”也能“暴跳如雷”的思想教育机器。
有人会说,政教主任不就是应该每天都“暴跳如雷”,一副凶神恶煞,好像有出不完的气的样子么?起码要会“打架”、会“骂人”、会十八般武艺都来一点啊。但我真做不出来这样一副样子。
我的处理方式一般是,先听,不给意见。即使老师的反应非常激动,我也是听。听老师讲委屈,顺便看学生的表情。如果学生一副“傲慢无礼”的样子,我会想其中是否有隐情;如果学生一副“阴晴不定”的表情,时而害怕、时而坚毅,我会想背后的问题一定挺严重,这个师生间的梁子已然很大了。
听完老师讲述,我会让学生讲,我还是听。学生在老师面前讲,我想听听是什么样的一番光景。听完之后,我会说,“我了解了!”如果师生间在这个过程中爆发了一点小冲突,我会说,“先听,别发表看法!”我有记录问答的习惯,从派出所学来的“笔录”形式,学生说一句,我记一句,他说得急了,情绪激动了,我会假意说,“不好意思,老师没听清楚,你能再组织一次语言么?”然后再郑重地做出要认真记的样子。这样一缓冲,大部分学生的情绪都会稳定下来。
有的时候,老师的情绪也是需要安抚的,但我知道,老师的情绪不可能是我安抚的下去的,我也不太愿意去平白无故去说一个学生的坏话,诸如“他品质差”、“他烂泥扶不上墙”、“他没得救了”,甚至更严重的话,我一向认为,没有学生天生就是坏的,看似品质“最坏”的学生,在无重大“犯罪”之前都是可爱的。“解铃还须系铃人”,一般情况下,老师的情绪还需要当事学生去处理。在处理众多的师生问题中,我发现,老师有的时候想要的不是“生个气发泄一下”,而是缺少一个在全班同学面前能够下得了台的台阶,这个台阶学校给不了,只有当事学生能给,而问题的最最关键是,很多当事学生不愿意给,于是才会导致师生矛盾愈演愈烈。所以,我要做的工作,最终的落脚点还是当事学生的思想工作。学生在老师面前“诉苦”的阶段过去之后,我往往会让老师先回避,理由可以是,“你先上课去!”“你办公室休息下!”“这里交给我了!”
老师走了后,我还会让学生再说,我就听和刚才的回答有什么区别。因为从刚才的师生问话中,我已经对整个经过有了大致的了解,所以我后面的问话也会更有针对性,引导也会更有针对性。
诸如我会引导他思考:这样的矛盾是否应该发生?你这样的行为最后哪方受益了?
再引导他思考,自己在这个过程中,哪些地方受委屈了,那么自己又有哪些地方让老师受委屈了?
如果是个男同学,我会告诉他,作为一个男同学要学会多包容,不要与女老师计较,“好男不跟女斗”啊!
如果是个女同学,这个时候基本已经在抹眼泪了,我会给她一张餐巾纸,擦完了眼泪继续听她说,大部分情况下,她说完了,问题也就解决了。
最后,我会告诉他,“你的问题章老师已经了解了,该问的话也问完了,就剩下你告诉我问题该怎么处理了!”再郑重地说,“请给我一个方法吧!”学生真的都是极具有“灵性”的,大部分情况下,他们给我的答案,比我要求他们要做的还要好!
今天,我把自己处理学生问题的“手段”和盘托出,有些人会说,你这不是“露底”了么!没有底牌了,以后还怎么开展工作?其实我倒不是这样认为的,之所以针对学生问题处理,讲一些自己不成熟的心得,是我现在真正觉得,这一套东西确实还不成熟,我还应该有更好的处理方式,也应该有更好的总结,写出来,就是想自己再突破一下,能找到更好的处理学生问题的方式。
lizhiqi |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请稍候,载入中。。。
用户公告
请稍候,载入中。。。
时间记忆
请稍候,载入中。。。
我的相册
最新日志
请稍候,载入中。。。
最新评论
请稍候,载入中。。。
最新回复
请稍候,载入中。。。
我的好友
站点信息
请稍候,载入中。。。
   http://blog.sysuschool.com/u/lizhiqi/index.html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