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稍候,载入中。。。
 
 
学生习作:我 是 谁
[ 2012-10-16 16:28:00 | By: 瓜哥 ]
 

 

中大附中高一(二)班 黄天昱

 

我是谁?在父母眼中我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在朋友眼中,我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而在我自己眼中,我是一个五彩缤纷的多面体。

记得小学时,沉迷于武侠小说中的我,特别希望自己能成为像杨过一样的一代大侠,有着“从今别却江南路,化作杜鹃带血归”的壮志。那时的我非常有正气,也很仗义,见到高年级同学欺负低年级的同学,就不由自主的冲上去想惩恶除奸,也不理自己有几斤几两,结果往往是拖着遍体鳞伤的身体回家,免不了父母的臭骂。可就是因为特别重“行侠仗义”,让我非常重义气,为了朋友可以两肋插刀,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记得初中,为了缓解初三学习的压力,我和几个同学折了纸飞机从教学楼上飞下去,希望一切不开心的事都随着飞机离我而去。可事与愿违,在飞机出手的瞬间我给校领导看见了,老师逼问我是否还有其他同学参与,我心想,我已经被抓了,横竖都是死,为什么还要把别人供出来呢?我心一横,说只有我一人,全是我飞的。这事至今还记忆犹新,父母回家后都说我一根筋,难道不知道坦白从宽,包庇从严吗?可我认为,虽然我被批评了,可是我赢得了同学的信赖,我并不觉得自己错在哪里,现在我也同样认为。

从小到大,我对世界的一切都很好奇,想弄清楚它的本质,由此也闯了不少的祸,可依然本性难移,用我妈妈的话来讲就是不长记性,不长教训。初三上化学,我喜欢课后一个人躲在家里自己动手做实验。有一次,我想看看钠与水反应的剧烈程度,竟把从实验室偷偷带回来的一块钠扔到了家中的抽水马桶里,当时只觉得钠片在水面上吱吱的转圈,燃烧着,感觉很美丽,很好玩,一点也没觉得危险,现在想起来很是后怕,大概是我心智开始成熟了吧。另外,家中的收音机、录音机等小电器也是我动手的目标,我喜欢把它们拆了再拼回去,有一次我甚至还把家中的电脑主板拆了出来,老爸回家后,很生气地对我说:“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你若安不好,小心我打爆你的屁股!”吓得我一身冷汗,如今想想甚是好笑。都说中国的孩子死读书,读死书,可我可以很自豪地说,我可不是个书呆子。

我同样是一个乐天派,很阳光开朗。记得爸爸的一个朋友,是在中大搞学生工作的老师,谈起现在的大学生经受不起打击,就会很感慨地和父母开玩笑说:“你们家小子就是好啊,不用担心他会去自杀。”其实关于死这个问题我也是想过的,只是我会想如果一个人连面对死的勇气都有,还有什么克服不了的困难呢?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就会发扬阿Q 精神来自我安慰、自我解脱,所以同学很少见到我生气,即使生气也不会超过半小时,在同学眼里我就是一个不记仇的老好人。可也正是我的乐天,让老师父母伤透了脑筋。在学校因为做错事而受到惩罚时,常常是进办公室愁眉苦脸,出办公室已经喜笑颜开。老师为此没少说我不把错误放在心上,不会长教训,下次还会再犯;妈妈也一样,曾经以为我这样“不端”的认错态度而气急败坏地重罚我。其实只有我最知道,表面的我虽然喜笑颜开,但从我走出办公室的那一刻起,我在心中已经默默下定决心要改正自己的错误了。只是我有时很马大哈,所以错误不停在改,也不停地在犯,我有时也很苦恼啊,谁能帮帮我?

这就是我。也许以后的我会不断地长大,不断地成长,可是在这一刻,我发觉我还是蛮喜欢现在的我!

 
 
  • 标签:学生 写作 
  • 发表评论:
    请稍候,载入中。。。

    请稍候,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请稍候,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请稍候,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请稍候,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请稍候,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请稍候,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请稍候,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请稍候,载入中。。。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