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稍候,载入中。。。
 
 
(转帖)庆幸吧,足球也许是中日差距最小的领域
[ 2018-7-4 17:35:00 | By: 瓜哥 ]
 

庆幸吧,足球也许是中日差距最小的领域

西班牙队告别世界杯时,伊涅斯塔眼含热泪的一幕令人动容。他将告别国家队,一代传奇就此谢幕。不过,职业生涯中已拿过一次世界杯冠军、两次欧洲杯冠军、九次西甲冠军、四次欧冠、六次国王杯和三次世俱杯冠军的他,未来只需要享受快乐足球,弥补职业生涯的最后一个遗憾。

等等,你说什么?拿遍所有顶级大赛冠军的伊涅斯塔,职业生涯居然还有遗憾?

没错,这个遗憾叫做“足球小将之梦”。

世界杯前,曾有消息称离开巴萨的伊涅斯塔会加盟中超,以中超的“人傻钱多”,这事儿看起来本是十拿九稳。结果,伊涅斯塔的选择居然是J联赛的神户胜利船。没办法,人家有一个足球小将之梦。这位《足球小将》的忠实粉丝,曾多次身穿大空翼同款T恤招摇过市。

在西班牙版《足球小将》里,大空翼的译名是奥利弗。当年与伊涅斯塔一起捧起欧洲杯和世界杯冠军的马竞中锋托雷斯,曾说自己是“最想成为奥利弗的人”。

意大利球星同样如此,托蒂曾苦练日向小次郎的猛虎式射门,皮耶罗最喜欢岬太郎,兽腰加图索以拼命三郎石琦亮为偶像。2002年韩日世界杯时,因扎吉特地买了《足球小将》单行本带回意大利,曾有传言说他退役前会因为对《足球小将》的感情而转战J联赛一年。可惜未能实现。法国人也差不多,齐达内、特雷泽盖和亨利都是《足球小将》的拥趸。

甚至还有以讹传讹的故事,据说马拉多纳的女婿阿奎罗曾经在球衣上印过“KUN”字样,以显示自己对《足球小将》的热爱。但实际上,“KUN”可不是传说中的阿根廷版大空翼译名,而是来自另一部日本漫画《大顽皮库姆库姆》。不过阿奎罗小时候确实看过《足球小将》,也曾戴着印有大空翼图案的护腿板上场。

在今天凌晨的世界杯八分之一决赛中,一度以2:0领先的日本队,最终被世界顶级强队比利时绝杀,虽败犹荣。连续六次的世界杯之旅,日本队一步一个脚印,实现着脱亚入欧的梦想。时至今日,日本队与任何一支世界强队交锋,都能踢得有板有眼。

也正是在这场八分之一决赛中,日本球迷在看台上挂起了大空翼的巨幅海报。这是一代代日本人的梦想,眼下的他们,离梦想很近。如果说1981年开始连载的《足球小将》是日本足球崛起的关键,显然过于玄学和夸大,但说它激励了无数人爱上足球,毫不为过。以庞大深厚足球基础著称的日本,那一块块基石多半有着《足球小将》的标签。

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日本足球陷入低谷。1981年,也就是《足球小将》开始连载的那一年,日本注册的小学生足球人口为11万,到了连载结束的1988年,人数达到24万。无数孩子身穿大空翼的球衣,在公园里追逐着自己的足球梦想。

1993年,J联赛成立。同年,日本队冲击世界杯失败。1996年,川渊三郎提出日本足球百年计划,改写了日本足球的历史。

作为热血动漫,《足球小将》显然有着意淫和不切实际的一面。各种神乎其神、违背人体工程学的必杀技,简直就是魔幻足球。早期的粗糙画风,今天看来也有些幻灭感。

当年川渊三郎提出日本足球百年计划时,也有人质疑这位老兄是不是看多了热血动漫。因为在他提出的百年规划中,除了草根计划等可行性方案之外,还有“排名世界前10”“2050年足球人口1000再举办一次世界杯并获得冠军等没有完成或者暂时没有希望完成的梦想,不切实际的程度简直跟热衷提目标喊口号的中国足协有一比。

但中日差别在于,中国人订出不切实际的目标,只是为了喊喊口号,取悦上级加糊弄球迷,日本人订出不切实际的目标,却脚踏实地去完成一个个小目标。

1999年的世青赛上,日本队一路杀进决赛,虽然不敌拥有卡西利亚斯、哈维等人的西班牙,屈居亚军,却仍然赢得了世界的惊呼。《足球小将》里的世青赛之梦,在那一刻无比接近。那也是日本足球人才井喷的一届,远藤保仁、小野伸二、高原直泰、小笠原満男、中田浩二、稻本润一……有人跻身欧洲豪门,有人成为日本队日后的核心人物。

如今说起日本足球,大多数人会感慨人才的不断档。中田英寿、中村俊辅、本田圭佑、长友佑都、冈崎慎司、香川真司……海外球员越来越多,位置越来越稳。一代代球员的薪火相传,见证着自身的成长,还有日本足球的成长。

其实,《足球小将》也是如此。最初的连载往往着重于绝技,角色性格强调坚忍,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也要躺在球场上。但随着连载的深入,作者开始关注个人的成长,也使得这部热血动漫有了几分青春记忆的味道。

日本足球的崛起让许多中国球迷眼红,毕竟中国足球的现实摆在那里。不过我一向不建议太过贬低中国足球,作为中国市场化程度最高的体育运动,起码你可以骂它。相比那些把几十个人圈起来闭门训练拿奥运冠军的项目,我倒是更乐意看中超。

醒醒吧,在许多人挂在嘴边的中日对比里,足球也许是差距最小的领域之一,动漫则是差距最大的领域之一。

日本足球动漫绝不仅有《足球小将》,仅以水准而论,许多还在《足球小将》之上。

大岛司的《足球风云》,俨然有《听见浪涛》的味道,几个酷爱足球的高中生,以足球、友谊和青春对抗命运。同样对抗命运的还有《足球骑士》,只是友谊变成了亲情,堪称足球版的《TOUCH》。

比较好玩的是《踢向明天》,与不好好演戏就只能回家继承亿万身家的TVB男星林峰一样,富二代五代隼不好好踢球就只能回意大利继承家族财团啦——当然,好好踢也要回去,足球于他而言,是成长的工具。同样有意大利元素的是《意甲小旋风》,俨然意大利风光片。

《闪电十一人》是典型的成长型动画,队伍由弱到强,士气由低至高,虽然仅是保全队伍的小目标,却让每个人参与其中。与终于凑齐11人的《闪电十一人》不同,《向银河开球》的主角太田翔,一出场就因所属球队人数不足解散而心情低落,好在他也能重组球队,向着银河第一这个不切实际的目标奋斗。

我最喜欢的当属《哨声响起》,从组队到复兴,友情与成长穿插,足球变得不是那么重要,可却更像我们的过往。

由弱到强的运动类动漫无法回避的模式,《足球之翼》以天才带烂队,《DAYS》则描绘足球小白的被接纳,成长意味令人动容。

《日本漫画60年》中有这样一段话:友谊、坚持,还有赢得胜利,是可以被6岁到60岁人都接受的。见证了自战争以来,日本的重建浪潮,经历着自萧条以来日本正在进行的经济复兴,日本不断在少年漫画英雄中找到鼓舞和慰藉。这正与少年一词的意思吻合,其含义不仅指男孩’——由少和年两个字组成,它还意味着纯洁的心灵。

关注成长的日本足球动漫,主角们始终为了冠军,为了参加职业比赛、世界级赛事而奋斗。相比之下,中国足球动漫简直是搞笑的存在。

前些年有部国产足球动漫,显然是抄袭《足球小将》的桥段,但背景居然移植到了宋朝——你没看错,就是高俅的时代。

这部《宋代足球小将》由《喜羊羊》的团队打造(简直让人捂眼),号称国内首部古代足球动画长片,热爱蹴鞠的小朋友考进了京城最大的蹴鞠社,然后把中华蹴鞠文化传入西域。

就像欧美电视剧常常展望未来,中国电视剧巴不得脑后辫子留到今天一样,连在动漫领域,也有人抱着那点老祖宗的荣光不放。

最让我恶心的是,在这部动画中,当金军入侵时,居然提出以蹴鞠决定国家存亡。主人公躲开了卖国贼高俅派出的杀手,成功以“新月如钩”、“二人小出尖”、“昆仑三脚”等绝技击败金人,消除灭国之灾。这种不顾史实的意淫,背后是何等糟糕的价值观?在我眼中,跟辫子戏里的“向天再借五百年”没有任何区别。

更搞笑的是《浑元》,故事从天地霹雳,混沌初开讲起。少年浑元出身气功世家,拥有神奇力量,并且发明了水下足球训练法。

这种修真足球的段子,显然超越了日本足球动漫的竞技水平,但寄希望于鬼神与超能力,跟晚清时的义和团有何区别?

如果你认为《足球小将》的超人体极限不比国产修真足球动漫强多少,那么《逆转监督》和后期的《足球小将》,肯定会颠覆你的想法。

如果说《足球小将》仅仅是启蒙,让更多孩子热爱足球,那么《逆转监督》就是日本工匠精神的体现,它让足球动漫的专业性无限贴近现实。

《逆转监督》问世时,日本足球早已崛起,中田英寿和中村俊辅相继成为日本海外球员的旗帜。有意思的是,二者均为中场球员。据说这也跟《足球小将》有关,大空翼由前锋改踢中场,造就了中田英寿、中村俊辅、小野伸二、名波浩和稻本润一等一代豪华中场,直至今天,日本足球的旗帜人物仍是中场出身的球员垄断,从本田圭佑到香川真司,无一例外。

《逆转监督》的主角达海猛同样是日本天才中场,加盟英超后原本前程似锦,可惜首战就遭遇重伤,被迫退役。于是,他选择在英国学习,成为专业足球教练,带领业余球队在足总杯上过关斩将。之后,他回到日本,执掌J联赛的ETU队。

《逆转监督》没有超越人体极限的必杀技,没有外星人加成,只有达海猛在专业领域的管理技巧和战术把控。你很难看到如此写实的动漫,它一点也不热血,但却动人。

ETU队与现实中的J联赛球队简直毫无区别。它并不大富大贵,没有广州恒大、上海上港式的一掷千金,但也有完善的赞助体系。它拥有经验丰富的日本前国脚、实力出色的混血球员、名气不大的实力派,与现实中的J联赛球队几无差别,毕竟,顶级日本球员多半效力海外,经验丰富的前国脚领军J联赛球队才是常态。它还有着完善的青训体系,有大量年轻球员可供挖潜。它的年轻球员们存在着各种不足,但最需要的是激励和教练的巧妙点拨。而达海猛对4231阵型的坚持,在困难期对4321阵型的使用,战术上的一次次调整,都有着日本足球的影子。

它甚至指明了日本足球的道路:J联赛球队专注于基础,在顶尖球员一波波前往海外踢球时,通过良好的战术体系去维持战斗力,通过青训实现内部挖潜,通过对中场的强调实现攻守平衡,弥补身材和对抗的不足。这难道不是日本国家队的思路吗?

后来的《足球小将》同样如此。1993年,日本国家队在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十强赛最后一轮中,面对的是因被国际足联制裁,只能选择中立场地多哈作为主场的伊拉克队。在取胜就能打入决赛圈的情况下,日本队在最后20秒遭遇绝杀,痛失出线权。

面对“多哈悲剧”,高桥阳一决定重拾已经结束连载数年之久的《足球小将》,开始以“多哈悲剧”为开头,创作《足球小将-世青篇》。已经在巴西圣保罗队效力的大空翼,率队参加世青赛并最终夺冠。

在《足球小将》最初创作期间显然还不是内行的高桥阳一,在《足球小将-世青篇》时起码已经是半个内行。他对现代足球有了一定理解,不再强调个人能力,开始关注技战术层面的变革。

更重要的是,在高桥阳一笔下,一直强调学习巴西的日本足球,在此刻有了方向性调整。与现实一样,漫画里的世界足球中心变成了欧洲。巴西足球的技术依然值得学习,但职业联赛的浸淫,才是足球发展尤其是青训体系的关键。

另一个高桥阳一变身“懂球帝”的证据,是新角色葵新伍的出现,他的中场自由人角色,恰恰是由守转攻的关键,是当时的足坛潮流之一。

欧洲俱乐部式的青训体系和战术素养,是日本足球现实中学习的对象,也是崛起的关键。

1917年开始,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每年举办一届,仅在太平洋战争期间中断。比赛分为地区预选赛和全国大赛两部分,每年一般在8月份左右开始地区预选赛,直到第二年1月份全国大赛结束。20161月结束的第94届比赛,参赛队伍多达4144支,最终48支球队晋级全国大赛,大赛阶段比赛全程电视直播,决赛当天现场观众达54000人。

多年来,从学校走入职业赛场的日本球员数不胜数,中田英寿、中村俊辅、长友佑都、冈崎慎司、远藤保仁、小笠原满男、本田圭佑、大迫勇也、武藤嘉纪和柴崎岳等人都是如此。强大的青训体系,在学校便已奠定基础。

这几年网上流传着不少日本校园足球的视频,高中生的比赛也踢得异常激烈,配合十分精妙。更夸张的是,还有不少小学生比赛的视频,无论个人技术还是团队配合,都有板有眼,令人惊叹。那些动漫里的足球,仿佛正在一个个日本孩子身上复刻。

被复刻的还有热血。高中足球锦标赛实行单场制,十分残酷,一个人一生最多也只有三次参赛机会。输球者往往抱头痛哭,而那些即将毕业的学生,还会为了以后再也不能与大家一起踢球而痛哭。在每届比赛都会推出的《最后的更衣室》官方短片里,你可以看到日本孩子们对失败的不甘,对未来的憧憬,那些眼泪和汗水,恰恰是中国孩子所缺。大空翼那句“足球不是游戏!足球是我的梦想!我的梦想!我的梦想”,是日本孩子生命中的一部分。

对于32岁的本田圭佑来说,这应该是他的最后一届世界杯。多年前,他在作文里写道:我要成为日本最好的球员,要挣好多钱给长辈,要登陆海外,要穿着十号在意甲踢球,要打进世界杯,要在世界杯上进球,要在世界杯决赛中战胜巴西……”

后来,他成为日本足球的旗帜,身穿意甲豪门AC米兰的10号球衣,参加过三届世界杯,而且每届都有进球。即使到了职业生涯晚期,他仍然坚持在海外效力。除了要在世界杯决赛中战胜巴西,他的其他愿望都实现了。

更重要的是,他仅仅是那些有梦想并实现梦想的日本足球少年中的一个。

其实,即使梦想没有完全实现又如何?在《足球小将》里,大空翼时至今日仍未拿到世界杯冠军。川渊三郎对作者高桥阳一说:“越接近世界的顶点,道路越是艰险,但是描述梦想仍旧是非常重要的。”

在所有关于足球美学的句子里,这句话最打动我。

 
 
  • 标签:足球 文化 评论 
  • 发表评论:
    请稍候,载入中。。。

    请稍候,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请稍候,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请稍候,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请稍候,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请稍候,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请稍候,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请稍候,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请稍候,载入中。。。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