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稍候,载入中。。。
请稍候,载入中。。。
2021-1-7 15:17:00
>>德国外交的总舵手—俾斯麦 ——读《俾斯麦:凡人与政治家》有感

    1815年,俾斯麦出生于普鲁士勃兰登堡的容克大地主家庭,曾担任德国首相和外交大臣,被誉为“铁血宰相”,对德国的统一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初始,我对于俾斯麦的了解,只是定格在高中历史书上所写的“铁血宰相”。读完A. J. P. 泰勒《凡人与政治家》后,我才真正了解俾斯麦的一生,并且对他卓越的外交手段和策略感到佩服。俾斯麦在外交上充当着领导者的身份,如同一名舵手,向德国统一的航路上前行。

    1851年,年仅三十六岁的俾斯麦被任命为法兰克福邦联会议的普鲁士代表。在会议上,一个细小的姿态预示着即将到来的争夺德国掌控权的风暴。会议的议长是奥地利大使,规定只许奥使抽烟。俾斯麦见奥使在议席中口叼雪茄,他便走到议长面前,掏出口袋中的雪茄对他说道:“借个火吧!”从此,各国的公使也照样在会上抽烟,数十年的惯例终被打破。俾斯麦的行为表现他是一个新类型的人,代表普鲁士在外交上的新政策和新态度。

    从法兰克福的经验中,俾斯麦意识到“一山不能藏二虎”,在统一德国的航海路上,必定会经历普奥战争的风暴。但是攻打奥地利前,必须先采取拉拢俄、法两国的外交策略。在克里米亚战争中,普鲁士的中立态度已获得俄国的感谢。至于法国,俾斯麦决定前往巴黎会见拿破仑三世。此举令普鲁士国王和人民感到不悦,他们认为应该援助奥地利,唯独俾斯麦坚决反对,为的是法国的友好中立,以防奥法联合攻打普鲁士。俾斯麦为了国家的利益、统一德国的雄图大略,直面人民的质疑与反对,与法国友好却攻打同文同种的奥地利。这就是俾斯麦只重视现实和国家的外交处事手段,采取现实主义的外交态度。在后来,俾斯麦转变外交策略,主张与奥地利联合,孤立法国,这些都可以再次体现俾斯麦的现实主义的外交态度。

    俾斯麦一生之中,最为辉煌的岁月还是在德意志统一过程中的三次战争。在这三次战争中,俾斯麦精心谋划各种外交策略,充分考虑到各列强对德国统一运动可能采取的态度,以及普鲁士的对应政策。他与一个个对手较量用让对手无法预测的手段,在短短的七年内,完成了从13世纪以来德国人民梦想完成的伟业。

    普鲁士统一德国的第一场王朝战争是1864年的普丹战争。此时,俾斯麦展现了他高超的外交策略,诱使奥地利与普鲁士联合,进驻石勒苏益兹和荷尔斯泰因这两公国。普鲁士与奥地利联军,可以使英、法、俄三国在普丹战争中不敢轻举妄动,防止三国联合干预的威胁。普奥联军,实为权宜之计,为日后把奥地利从德国的领土上驱逐出去。对此, 直到1866年普奥战争爆发时, 人们才大梦初醒,俾斯麦与奥地利结盟 “为的是在后来又和奥地利成为不共戴天的仇敌”。普丹战争是俾斯麦的第一次战事,也是外交上的首次胜利。

    俾斯麦做事,不仅仅考虑眼前利益,还会考虑长远的影响,如他所说的:“第一流的政治家应具有的能力,比别人先听到遥远的历史马车的马蹄声”。奥地利攻打丹麦只是他在统一的棋盘上所下的一步棋。接下来,俾斯麦将会把奥地利这枚棋子清除,准备第二次王朝战争普奥战争。

    在战争的外交准备时,俾斯麦必须考虑俄法两国的态度。俄国早已在克里米亚战争中厌奥。在法国方面, 为争取其在未来普奥冲突中保持中立, 俾斯麦灵活机智的讨取拿破仑三世的欢心。第一, 对给法国的报酬含糊其辞。善于随机应变的俾斯麦,设下巧妙的陷阱,对法国大使贝内德托伯爵说,倘若法国吞并比利时,普鲁士必会支持法国,并诱使贝内德托签下关于法国要吞并比利时的文件。第二, 以民族独立原则为诱饵, 诱使法国与其合作。拿破仑三世深受其叔父拿破仑一世的影响, 在欧洲奉行 支持民族独立的原则”。俾斯麦允诺将石勒苏益格北部割让给丹麦,这正符合拿破仑三世的民族主义原则和处理两公国问题的主张, 得到法国在普奥战争中的中立态度。

    普奥战争为期七周,普鲁士终将奥逐出,并将南德四邦与普鲁士结成抵御法国进攻的攻守同盟。俾斯麦很清楚,德意志的统一指日可待,现在必须搬开法国这一绊脚石。

在每次战争前,他总要找到借口让敌人理亏在先,甚至宁愿先让敌人羞辱自己和国家,由敌方发动非正义战争。他要让国民知道,自己是为了维护祖国的尊严和正义公道而迎战。于是,俾斯麦很快就找到了普法战争的借口西班牙王位继承问题。除了这借口,俾斯麦还篡改了一封发至法国的急电, 使部分文字含义有侮辱法皇之意, 并对外公布这份急电。拿破仑三世对这份“埃姆斯电文密电”恼羞成怒,轻率地对普鲁士宣战。但是,装备精良、早有准备的普军早已为“刀俎”,孤立无助的法军犹如“鱼肉”。色当一战,法军大败,拿破仑三世投降被俘,法国临时政府在凡尔赛签下城下之盟《法兰克福条约》。自此,三次王朝战争结束,德意志帝国建立,德国完成统一。

1874年,俾斯麦对某些政治家说:“我感到无聊了。伟大的事情已经完成了。德意志帝国已经造就了。”统一德国后,俾斯麦在对外政策上把维护德国的和平作为自己最重要的使命,外交工作就是孤立法国,防止法国找到同盟来反对德国。另外,色当战役标志着日耳曼民族成为了一个整体,并以独立的姿态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新生的德国打破了原有的欧洲均势主义,俾斯麦急需创造一个新的均势体系,以保证胜利的成果。俾斯麦依据实际政治情况,审时度势,随机应变,调整外交策略。在1883年,德、奥、意三国同盟成立,这再次反映了俾斯麦非凡的外交手段和卓越的外交思想。俾斯麦曾说:“在同一时期内保持不同的选择”,可见他在外交上随时代而进步,抱有现实的态度。这种现实态度在德奥同盟中表现得非常明显,曾经是战争的双方如今却成为同盟。俾斯麦还巧妙地利用俄英两国的敌对关系,既以结盟方式羁縻俄国,又不与英国失和,从而孤立法国,成功地建立了庞大而错综复杂的欧洲外交体系,避免反德同盟的出现。

俾斯麦能游走于关系复杂的欧洲列强,在利害错综的欧洲本土上三次用兵,且未遭受任何国家的干预。统一后,俾斯麦适时改变外交政策,与奥、意结盟。俾斯麦正是凭借出色的外交才干与娴熟的外交手腕,成为从普鲁士至德国外交上的舵手,到达德国统一的彼岸,改善了德国的地缘政治环境,提高了德国在欧洲的政治地位和影响力。

HJY314 |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请稍候,载入中。。。
用户公告
请稍候,载入中。。。
时间记忆
请稍候,载入中。。。
我的相册
最新日志
请稍候,载入中。。。
最新评论
请稍候,载入中。。。
最新回复
请稍候,载入中。。。
我的好友
站点信息
请稍候,载入中。。。
   http://blog.sysuschool.com/u/HJY314/index.html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