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稍候,载入中。。。
请稍候,载入中。。。
2020-7-15 17:31:00
>>博文二

人类也就是男女两个性别,即便是这仅仅的两个分类,他们在千万年的共同生活中也是相互的对立的。这对立就具体体现在男女地位,尤其是男女社会地位的对比上。从远古至今,女性的社会地位显然产生了重大的变革,而伴随着这一变革,女性的休闲生活也发生着巨大的改变。在这里我想就我的见解浅谈一下女性社会地位的变迁与女性休闲方式间的关系。

为什么妈妈下班回家后有做不完的家事,爸爸下班后却翘着二郎腿在看报纸?为什么女生的休闲活动总是逛街、看电视?为什么女生不能独自一个人去旅行?你有没有想到过这些是问题,又没有问过这些问题?可能你会说,女性天生就是喜欢逛街、看电视,女性天生不爱休闲..等等之类的答案。这些答案的给出,一方面在于,过去的休闲研究存在有性别盲目,研究的主体是男性的休闲,而女性的休闲不是被忽略就是被认为不重要,或只是统计数字中的一个变项而已。过去的休闲理论无法解释女性的休闲经验,脱离了日常生活的脉络。而另一方面,造成上述现象产生的原因,是由于忽视了父权的社会制度、结构和意识形态如何限制和形塑女性的休闲,也就是忽视了女性社会地位与女性休闲方式间的关系
当人类还处于旧石器时代,当时人们的食物主要来自采摘的野生的植物种子、果实、叶子、根和茎等。不过,人类毕竟是需要食肉的动物。于是,身体相对比较强壮的男人就要外出打猎。他们打猎可是有风险的行为,而且能不能打到也未必可以肯定。因此,人们当时还是主要依靠女性采摘来的植物来维系自己的生命。于是,这个时代的女性也就很有权威,他们甚至可以主宰男人的去留生死。家族也是靠母亲的独门血缘进行维系的。当时自然环境相当恶劣,人们随时要为生存挣扎。所以根据考古出土的文化遗址来看,在当时的群居社会中,人们主要的休闲活动应该只有舞蹈和美术(主要包括洞穴壁画和陶器等)等简单的活动。而就女性当时的社会地位而言,在这种休闲活动中起主导地位的应该在于女性。
但历史发展到距今五千年前左右,在母系社会持续了一百万多年之后,男人发明了弓箭、发明了畜牧、发明了种植的农业,于是,女性的采摘也就显得不足和微薄了。此时,女性开始逐步走下权力的颠峰,继而沦落为部落中战争后男人抢夺的战利品了。也就是说女性开始被物化,成为男人的附庸。而这个情况到奴隶社会,就凸显得更加的厉害和明张。此时,女性的休闲活动也成为男性定义和支配的休闲,也就是说,以男性休闲意志为主体,女性的休闲依附存在。此时的女性沦为男性的附属品及玩弄的对象,大部分女性没有休闲的独立意志,甚至可以说没有休闲(尤其对中下层女性来说),生活的艰辛以及地位的低下,使她们以男性的休闲意志为意志,为其服务,甚至成为男性休闲的工具及休闲活动中的牺牲品。
社会进步到了封建社会,女性在社会分工主要是负担织补。而织补在封建社会中占据十分重要的地位。虽然此时,女性的地位仍不高,但就奴隶社会而言,在这个时代,女性的地位得到了很大的提高。但是,好不容易得到了一点尊严的男性怎么可以那么轻易地失去自己的权柄呢?于是,各种用来限制女性心胸和志向的学说诞生,他们一个个信誓旦旦,说什么乾坤、阴阳的理论,因此女性被定义为阴柔的一方。而此时女性的休闲方式就因为其社会分工与社会定义转变为主静的方面,如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刺绣赏花,轻歌曼舞等。而其中针织刺绣也就由于其“娴”的休闲价值以及可观的经济价值成为无论地主阶级还是农民阶级中女性最普遍的休闲方式。

历史的车辆开到资本主义社会,这在我们中国虽然没有很明确地经历过,但是,在其产生和缓慢发展中我们也是浸润过几十年的。但由于中国始终没有经历过这样一个社会形态,因此,在其后的论述里,我会从西方国家的角度谈谈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女性的社会地位与休闲之间的关系。在这个社会形态中,女性开始了比较独立的生产和劳动,而且形态也不限于织补了。不过,由于这个社会的整个劳动阶级的地位都很低下,妇女就不可能单独地得到提高。而这个时候的社会的上层,女性却依然主要地扮演着花瓶和装饰的角色。所以,这个时代的女性依然是严重低于男性的一个性别。而现代的休闲概念正是在工业社会出现后的西方发展出来的,强调工作/休闲的二分法,休闲成了「工作的剩余」。它过度地强调了生产领域和工作伦理作为自我建构基础的男性观点,而忽略女性每天的生活经验。由于女性是更依赖消费和休闲的非生产领域作为自主性和个人认同感的来源(Wearing1998),在强调生产和工作的价值与工作/休闲的二分法下,女性被认为不应有休闲的权力,她们也失去自我认同和自主性的来源。虽然很多研究者证明了女性休闲的特别之处,尤其是以家为中心的本质,在活动、兴趣和休闲时间的限制,男伴和小孩给的限制,在家以外特别的休闲种类(女性单独或与其它女性外出发现是可能和安全的)(Deem1992),但是在男性处于主导地位的社会形态中以及传统男流的休闲概念下,这些女性的休闲经验和特质是不被看到和了解的,也是不被允许的。因此此时女性的休闲活动也仅限于传统的文化艺术方面。此时的休闲学概念既是男女社会地位情况所决定的,同时又反映了当时的男女社会地位的状况。

而就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进入到二十世纪中后期,我国则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迈进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此时在全世界的范围内,女性的地位得到大幅度的提高,成为社会建设的“半边天”。而正是随着女性社会地位的提高,一些女性已经着手定义自己的休闲、从事能肯定自己的休闲活动(例如,国外有很多woman-only的休闲团体举办各种活动,也有专门提供女性自助旅行者咨询和协助的组织,还有有氧运动、舞蹈、球类运动、聊天、社区妇女活动等等),反抗或颠覆了男性定义和支配的休闲和性别意识形态,建立自己的主体性,增强对"自己"的认同。在国内,休闲教育,尤其是女性休闲教育起步较晚,但是也随着女性地位的提高,女性休闲方式向着多元化和健康合理化发展。同样我们从当代休闲学的概念来看,在后现代的氛围里,女性不再是结构不平等下悲观的受害者,而是积极的行动者,经由休闲能够而且去挑战男性支配的观点(Green1998 Wearing1998)。在这里我要引用的是Betsy Wearing1998)在《Leisure and Feminist Theory 》这本书里强调的休闲概念,她认为休闲在当代社会是在有很多压力、限制和权力的场所内的相对自由,有时是每天生活需求里短暂的暂时休息或一个不同的空间(Foucault的异质空间)。她将休闲视为"个人的空间""我的空间",这样的概念不是依据工作/休闲的二分法,而是包含反抗、相对自主性及""的扩展。也就是说,休闲同时包含自由和限制,这样的特性让我们从休闲能探究社会各层面的性别不平等,也让我们能经由休闲反抗种种压迫,建构自己的主体性。这样的概念是强调休闲与个人或自我之间的关联性,纵然在休闲里女性会遭遇种种的限制和压迫,仍肯定休闲能增进自我实现、充分发挥自我潜能,作为自由选择和自我决定的场所,能提供个人机会运用权力去反抗。 更为重要的是,在这一定义里,女性休闲不再是被忽略或是被认为不重要,又或者只是统计数字中的一个变项。而是建立了自己的主体性,增强了对"自己"的认同的休闲定义。在这里,她引用Foucault对权力、抗争和异质空间(heterotopias)的概念和分析,以及法国女性主义对女性主体性(subjectivities)的论述,认为休闲空间能提供不同的女性重写女性的主体性可能性,让女性不再是次等或从属的。当然这与女性社会地位的提高以及要求与男性平等的社会活动十分不开的。正是由于此,使其对女性休闲给予了适合其特性的定义,并反过来借助它进一步提升女性的社会地位,让女性不再是次等或从属的。一方面她认为真实和隐喻的休闲空间能作为异质空间,去对抗和反抗对自我的支配及被次等化的主体性,也能提供空间以重新组成自我和重写认同的脚本。因此,对女性来说,休闲是一个异质空间,是为了反抗支配的个人空间,是让自我扩展得以超越本来社会化的我的空间。另一方面,解构大写女人(woman),解构"女人"这个类属,解构一个固定的认同观念,认知女性的多样性,承认女人和男人之间、女人和女人之间、女人自己本身的共同性和差异性,开启女性认同的多样途径,从而提升了女性的社会地位。

根据以上,我们可以看出,女性社会地位的变迁,主要是受到社会分工的决定,而更是受到社会生产力的决定。而与此同时,女性休闲也随着女性社会地位的变迁而进行着发展,并影响着女性社会地位的改变。但由于传统道德和道德的惯性以及来自男性社会的习惯势力,男女社会地位仍不平衡,因而男女休闲的关注程度,男女休闲的教育程度,以至于方式内容仍存在着差异。尤其是我国还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对休闲学,男女休闲的意识形态及其差异的认识还不够完善,教育发展的力度与普及度还不够完善。这就更要求我们注意女性休闲与男性休闲的协调发展。当然,要真正发展女性休闲,就要真正的提高女性的社会地位。这是由它们之间的关系所决定的。同时也是社会进步的体现与标志。

lisaji |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请稍候,载入中。。。
用户公告
请稍候,载入中。。。
时间记忆
请稍候,载入中。。。
我的相册
最新日志
请稍候,载入中。。。
最新评论
请稍候,载入中。。。
最新回复
请稍候,载入中。。。
我的好友
站点信息
请稍候,载入中。。。
   http://blog.sysuschool.com/u/lisaji/index.html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