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稍候,载入中。。。
 
 
你的选择是什么?
[ 2018-1-17 14:56:00 | By: 瓜哥 ]
 

你的选择是什么?

《张中丞传后叙》教后

课上完了,同学们对张巡表现出来的英勇顽强和牺牲精神钦佩不已。我意犹未尽,问了一个压抑好久的问题:如果你就是许远张巡,你会死守睢阳吗?要知道,睢阳城在安史之乱前是一个规模较大的城市,人口就有一万多人,市井繁华,但睢阳之战后,城池完全被毁,夷为平地,人口仅剩下数百,青壮年全都战死,本来战争就是残酷无情的,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但睢阳保卫战的代价的确太大了。如果是你,会坚持死守吗?

同学们沉默了,态度坚定的人声势低下去了。

我又举了一例。明末史可法在扬州坚持抵抗,使清军遭受了惨重损失,扬州被攻破后,清军开始了血腥的报复,扬州城内血流成河,共有约80万军民惨死,史称“扬州十日”。后世也有人认为他们是为史可法殉葬。后来还有嘉定三屠,凡是顽强抵抗过的,都以同样血腥的方式报复,后来,果然如很多同学设想的那样,清军后来几乎势如破竹,一下子就平定了天下……同学们,请你认真设想一下,如果前面有这样血淋淋的教训,你还会信念坚定,拼死抵抗吗?

班上终于沉默了。

我说,换做你真正站在那尸山血海中呢,也许每一天要承受都可能被击垮,然后被屠城的煎熬,这样的巨大身体压力和精神压力下,扪心自问,坚持这两个字,在座的每一位同学,你们都能做到么?评说别人容易,是非断言是那么的轻松,可真的触摸到那血淋淋的断口上,才知道什么叫残酷。性格决定命运,所以,如果有人选择放弃,选择投降,真的不必慷慨激昂地去指责。

再给同学们讲一个真实的事例。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日友好那阵子,有位日本记者采访知名作家梁晓声,扯了点闲话,大意就是当年如果中国不抵抗,也许南京大屠杀就不会发生,他的思维逻辑大概差不多吧。我丝毫不否认其中的合理成分,毕竟人的生命至上,战败投降不可耻,这样的观念我们现在也开始认同了。下面请同学们读一读叶可塑同学的习作。

请认真思考后再作选择,你会赞成张巡许远的死守吗?人生的选择题也许真的很难很沉重,不是我们的莞尔一笑可以应对的。但——

如果我们承认血性,承认这世上有些原则就是没法变通,承认生命之上还有更重要的信念无法被玷污,承认慷慨就义,从容赴死也是一种悲壮的美,在底线面前容不得半点犹豫或者商量,而衡量值不值有无意义变得比较猥琐。可以告诉大家的是,我的选择肯定是临危而不逃逸的铮铮铁骨,浩气长存天地之间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无论是为了个人信念还是国家民族大义,都应该奋战流血到最后一息,做张巡许远这样的英雄,也许就是唯一的选择。这是我辈受过理想主义英雄主义教育的人的必然选择。

生活在和平年代,也许我们一辈子都不用经历这样生与死、血与火的考验,这是幸事,但问题也许就在这里,血性与勇气,为理想信念付出一切的牺牲精神,我们有吗?类似的残忍考验没有,但关乎人生道路与人性善恶一念间的考验在我们平凡的生活中从来不曾少过,尤其是在座的诸位少年,你们将来肯定会有这样值不值该不该的考题,请问,你们会作怎样的思考,做出怎样的答案?

 

 

懦弱的选择

《张中丞传后叙》读后

叶可塑

我时常会胡思乱想,暗中思忖着一种截然不同的人生。我虽是江南人,但终归未曾在那里成长,骨子里倒反而有些热血,也格外崇拜英雄。若我生于乱世,我又恰是一位沙场将领,那该有多好!

这个幼稚而又宏大的奇想一直是我神圣无瑕的梦,直至今天语文课结尾,老师向我们发来了一个问题——大军临于城下,横竖都是失败的局面下,你还会死守孤城吗?上课时,老师补充介绍,睢阳城在安史之乱后几乎夷为平地,一万多人死伤殆尽……

若在以往,我必然会斩钉截铁地说:“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但当我读课文中这样的句子“食其所爱之肉”“人相食且尽”时,那样的话我竟有些无法说出口。我眼中心中的将军,是纵横沙场,斩劲敌于马下的英姿飒爽,纵马革裹尸,也不负热血满腔,但我突然间发现,他们不是无所不能的战神,他们也有苦,有难,有不得不做的决定,他们手中握着的,不只是自己的命,也有将士们的命,城中百姓的命……此时,一切,皆不能任由己意,不能理直气壮。

如果我孤身一人,手握的不是沉重的兵符而是冰冷的兵刃,我自会毫不犹豫,“虽千万人吾往矣”,但当我的身后是城中数万数十万百姓的性命时,我犹豫了。我知道守城的结局是必死无疑,但料不中投降的结局,安禄山的大军是屠城还是放过城中无辜的百姓?若是前者,谁都会选择拼死一战,有尊严地死去,但若是后者呢?换句话说,假如我的投降,没有招致屠城的命运,相反,百姓得以保全呢?拥有现代思维的我,自知无法替别人的生死做决定,城中的百姓难道全都愿与我赴死?不想死的他们难道就应该成为我保持尊严的牺牲品?

在这样的情况下,向前是必死的万丈深渊,向后却有一线希望令百姓活下来……我,我的选择是赌一把,我……我选择投降!

我是一个懦弱的人,我不是担心自己的生死,更不惧后人的讥辱,可我怕,我怕那些不愿枉死的百姓,我怕他们死时不甘心而睁大的眼睛,我怕孩子们在亲人的血泊中绝望的哭泣,我怕弹尽粮绝时我竟会把屠刀对准我的爱人……我怕我因自己的尊严,背上一城的亡魂。

在生灵涂炭、尸横遍野的可见未来前,我选择放下我的尊严,我的骄傲,去赌让他们活下来的一线希望。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果敢绝决的人,却在这样一场人性和人生的考题中把自己否定得一塌糊涂,我的妇人之仁注定了我永远不可能在鲜活的生命面前选择“大我”,选择尊严,选择生前身后名。

幸好,我不是沙场将领。

幸好,我没有生在乱世。

 
 
  • 标签:德育 渗透 
  • 发表评论:
    请稍候,载入中。。。

    请稍候,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请稍候,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请稍候,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请稍候,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请稍候,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请稍候,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请稍候,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请稍候,载入中。。。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