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稍候,载入中。。。
 
     
 
请稍候,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请稍候,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请稍候,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请稍候,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请稍候,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请稍候,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请稍候,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请稍候,载入中。。。


 
 
请稍候,载入中。。。
   
 
 
问——悼李文亮(外四首)
[ 2020-5-9 17:20:00 | By: yanqinxi ]
 

 

 



——
悼李文亮

新冠病毒
你这该死的阴谋家
躲在暗处
表面听从指挥
却暗地演变出锋利的冠顶和倒钩
你用尖刀、毒液和诡计
去试探李文亮们
其实
他们火眼金睛心知肚明
早就在寒冬垒柴黑夜抱薪
只是会议、文件
还有统一的思想和口号
否定了他们

你这小小的阴谋家
你带走了儿子丈夫和父亲

带走了我们的守护神
你以为
世界就会坍塌
寒夜就会永续
晨曦不会来临?

2020-2-6

 

 

 

大地上的口罩

大地上稀稀拉拉
游走着都是口罩
男啊女啊
老啊幼啊
高啊矮啊
胖啊瘦啊
都是一个面具

曾经需要印不完的套红文牍
需要大功率的高音喇叭
需要拳脚和大棒
需要背后阴损的眼睛
才能统一的表情
此刻
只需仙子轻挑的兰花指

那么乖的眉眼
那么乖的脚步
那么统一的美
上帝啊,你看着不心疼?

2020-1-31 ????

 

 

为你心疼

 

为你心疼,我的wuhan
为你心疼,我的hubei
为你心疼,我的motherland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

 

2020-1-31

 

 

 

一个球

华彩耀眼的球
从一线天的顶端
不慎掉下
亘古潮湿的崖壁
纷纷捧出千年的苔藓
作为献祭

球在崖壁间乒乓
偶尔也被风抬上去
但还是无法控制地
下坠

开始
光从两端射进来
慢慢
越来越黑
开始,
飞鸟还想衔住它
可是
球越来越重

球并不觉得惊恐
它感觉旅程很好玩
崖壁的苔藓
从没见过这么光耀的荣誉
陶醉与欢呼
照彻了一线天


终于摔在腐烂的地上
不明生物体飞溅

炸裂了
它的质地
却无法辨认

 

 

2020-1-31

  

 

 

今夜此刻

农历一年又将用完
飘落的日子
掺杂了那么多烦恼
但这一切
都滚到一边去

今夜此刻
想到九省通衢的武汉
想到中部崛起的武汉
想到辛亥首义的武汉
想到故省首府的武汉
想到全副武装视死如归的医护人员
想到火星四溅的感染者
我写诗
我写这无用的诗

我写诗
就是表达一种态度
当黑色的蝴蝶
业已扇动翅膀时
为何
光鲜的目击者
要极力否认

2020-1-22

 

 

 

 

段子

解构的时代
人们用段子表达无能为力的时候
也消解掉了残存的严肃

看着钟南山坐在餐车北去
听着他理性而高贵的声音
这个春节
关于武汉
关于冠状病毒
所有的段子和戏谑的抖音
都令人嗤之以鼻 ????

 

2020-1-22

 

 

 
 
发表评论:
请稍候,载入中。。。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