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稍候,载入中。。。
 
     
 
请稍候,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请稍候,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请稍候,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请稍候,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请稍候,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请稍候,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请稍候,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请稍候,载入中。。。


 
 
请稍候,载入中。。。
   
 
 
我的亏欠感
[ 2020-7-25 17:11:00 | By: yanqinxi ]
 

 

 

我的亏欠感

严钦熙

心里一直处于一种莫名的不安中,说不清原因。在这漫长的假期里,零零散散看到各类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信息,唏嘘,悲叹,愤怒,沉思,感动,敬佩,不一而足。

 

参加教育工作30几年来,第一次遇到寒假放这么长时间的。今年的寒假从2020116日起到今天39日,已经50多天了,眼下还没有看到明确的结束日子。学校实体开学的时间当然听从教育行政部门的,而教育行政所确定的时间又必须建立在对疫情变化的科学判断上。但无论如何,在所有行业中,中小学校应该是最后一个开始正常运作的,这不仅因为我们常说的孩子是祖国的花朵,是未来的希望,更因为青少年对于危险的防范能力是最弱的。

 

这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事件在国内首先发生在湖北武汉。所谓新型冠状病毒,就是一种以前未在人与人之间传播、且可以人传人的、主要破坏人的肺部组织的、目前还找不到有效治疗药物的、具有高致病作用的、分类上属于冠状病毒科的病毒。根据官方统计,到39日,国内已经累计死亡3100多人,罹难者主要在武汉市,国外累计死亡600多人。这是人类遭受的又一次大灾难。让人感到欣慰的是,到今天,全国各省除湖北外,疫情控制得越来越好。

 

看到数量庞大的医护人员在救险救难救死第一线努力工作,我作为老师,什么忙也忙不上,觉得有偏安的感觉,这种偏安的感觉让自己觉得有亏欠感。

 

23年前从湖北来到广州后,就一直在我现在的学校——中山大学附属中学工作。办学水平越来越高的中山大学现有10家附属医院,而这次,广东医疗队的主力就是中山大学各个附属医院的医生护士。他们当中很多人都是我们附中的家长。看到他们领受任务后,告别与家人的春节团聚,在寒冷中、在风雨中,在黄昏,在半夜,急切地踏上严峻的抗疫之路,让我深深感动敬佩。每次看到他们奋战在一线的新闻,我总是眼眶湿润。

 

刚来广州的早些年,春节都要回去过,最近些年,都在广州过春节。今年也是,没有离开广州。遇此大疫,我没有觉得有什么幸运感。一我本来就没有打算回去,二来即使开始有打算后来放弃,或者像有的人行到半途而折返的,这也没有什么值得有幸亏感的。大灾面,我们每个人都是休戚与共的。我时常和湖北的亲戚、同学、朋友、学生等联系,总是希望他们平安,然后就是基本生活尽可能少受影响。

 

一直在广州的这个寒假,我所要做和能做的就是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尽量不出门,即使非要出门不可也要戴好口罩,勤洗手,不串门,当然更不能聚会。我和学校所要的就是按照要求做好学校必要的防护工作,填报关于自己和学生的健康状况的表格。尽管开始,各类表格任务多,且交叉,但后来,慢慢都理顺了。

 

我们学校是一所国有民办的学校,教师和学生很多是外地外省人,他们很多人都是回到老家过年。比如,就有不少是湖北人。我们特别关心他们的处境。按照大学和学校所在区的教育局要求,我们很快就摸清了师生春节期间的逗留地——在广州市的、在广东省的、在湖北省的、在武汉市的、在其他省份的。还好,除了一位P老师在湖北省内武汉以外某市因为假期陪母亲去医院看病而感染轻症外,全体师生均健康。P老师随即被安排隔离治疗,他的家人也在家隔离。P老师治疗期间,我作为校长,几乎每天都和他联系,不是电话,就是短信或微信。一是表示关心,二更是给他鼓励。他很顺利的出院,然后再到当地指定的隔离地点进行后续观察。今天,我们还进行了微信交流,他的健康状况良好。

 

上学期原定的本学期开学时间很快到了,学生不能按照预定的时间实体上学,“停课不停学,”的说法很快传开。各地各校都开始想办法进行网络授课,我们也不例外,各级教育行政部门也给予了必要的指示和指导。于是,党政联席会、校长办公会等相继召开。从来没有开会还需要戴口罩的,开始大家还有点不习惯,慢慢也就好了。学校主要的相关人员开会讨论,决定好后,就是通过通讯网络安排工作。

 

实体上学的时候,老师们是一个班一个班的先后授课,每节课40分钟,每天是8-9节课,而现在,网课绝对不能那样安排。于是以年级组为单位,课程统一安排。一个老师同时对2个班或多个班上课。老师先备好课,准备好上课的必要设备,学校统一确定好网课平台。学生当然就在自己家里听课了。平时,各个学校对学生使用手机都是要管理的,只是程度不同而已。而现在,学生要听课,就必须和电脑或手机打交道。真是难为了家长。不过,我们学校还好,因为平时对手机的管理就比较宽紧适度,学生对手机并没有饥渴感。现在用手机电脑上课,基本上不用担心他们处理不好与电子产品的关系。

 

以前,教学管理部门、校长听课都是去实体课堂,而现在用手机或电脑也可以随时去到老师的课堂了。网课不久,我们就收集上课情况,值得肯定的、需要改进的,都进行汇总然后反馈给老师们。如果说在实体课堂上课,老师们上课的状况只有学生、听课老师知道,那么,网课就是透明的了,类似裸奔。家长完全可以看到老师上课情况,所以,老师的专业水平、备课扎实与否、讲课精炼有效与否、对学生的亲和力程度、辅导答疑、作业批改等情况基本上都呈现在家长面前。这是老师们要引起注意的。

 

网课和实体课一样,我们不只是安排了学科知识课、中高考考试科目课,同样安排了体育、音乐、美术、综合社会实践等课程。班会课、心理健康教育课一样也不少。

 

L老师是回到乡下过年的。他当时哪里想到会有特殊疫情发生,当然没有带电脑回去,现在就是用手机上课。他还想办法找家乡的同学借电脑使用。山区的信号不好,他常常要到屋顶或者高坡上去上课。总之大家各显其能。

 

现在,网课进行得基本上是顺利的。但不管怎么说,青少年学生们正是精力充沛的时候,长时间的憋屈在家,不免使人烦躁。学校层面、年级层面、班级层面在不同的时间段,用不同的形式给学生和家长写信,关心,鼓励,抚慰,纾解学生情绪。学校的心理咨询网络热线也向同学们开放。

 

网课再好也没有实体课堂好,我希望疫情快点过去。校园安静得太久了。虽然清洁工阿姨们每天都把校园打扫得干干净净,但是没有了青春健美、言行得体、自信大方、汲汲求知的中附学生们的校园,显得一点吸引力都没有。

 

虽然由于分工的不同,我们教育行业的人在家里、在办公室的工作,比起医护人员和其他防控疫情人员在一线的辛勤工作,要轻松得多;还有,作为一个离开家乡的湖北人,看到全国各地那么多的医护人员和其他行业的人勠力支援湖北,我自己对自己说:要努力做好本职工作,为学生的健康成长负责,以此,作为社会的一份子,对社会和国家的回报。心里的那份亏欠感也会轻些。

 

2020-3-9

 

 
 
发表评论:
请稍候,载入中。。。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