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稍候,载入中。。。
请稍候,载入中。。。
2019-1-10 16:54:00
>>作为身份标志和社交纽带的擂茶

为什么擂茶在海丰如此重要,也许一碗擂茶并不仅是茶叶芝麻以及水的总和,擂茶不仅仅是一个简单重复的动作。擂茶也许也和其他民俗一样,可以被看成是“文本”来对待,它是海丰人气质特征的表象。格尔兹在关于“斗鸡”的研究中说:“然而它所说的并不仅仅是冒险令人兴奋、失败叫人沮丧或胜利使人高兴这些情感表现的废话,而在于它本身就是这些使社会得以建构、个体得以汇聚的情感的例证。”⑽海丰人没有不吃擂茶的,待客没有不用擂茶的,若是外地人为了要获得文化认同,非学会擂茶不可,久居此地的外地人渐渐也变成擂茶的爱好者和制作高手,常有到海丰定居的人们,会记得尽快买好擂钵,物色擂槌,多多在当地人家里做客,看着看着,喝着喝着也就掌握了擂茶技术,不再像是外地人了。海丰人这种心理虽然很少直接表露出来,但似乎是事实存在,当我们到外地朋友家做客,若是遇到主人制作擂茶招待,隔阂便立即少了几分。许多没有见过擂茶的人第一次吃的时候,觉得不习惯,这擂茶有什么好吃的呢,又黑黑的不好看,但是吃习惯了就会喜欢擂茶的滋味,戒不了口了,家里要是没有做擂茶,就会跑到亲朋家去吃。这味道之所以让人不厌,便是因为永远没有同样的两钵擂茶,在茶叶和芝麻以及水的混合中,在擂槌和擂钵的磨练下,那味道已经不再单纯,获得了灵气和生命,能够和人沟通了。

海丰人待客用擂茶的频率极高,若是你要拜访多户人家,每家都必须请你喝擂茶,自己家里来客人了也要请擂茶,一天不知道吃几次。吃擂茶就像吃点心一样,大约上午十点左右,下午两三点就要吃,没有客人来也如此,加上炒菜做成菜茶,或者泡饭做成“饭仔茶”,就可以当饭吃了。海丰擂茶的传统也和陆丰的相似:“家里乡下的地方,早上吃法去做工,到十一点钟的时候,家里就吃擂茶,跑米籽,如果在田里面,就送茶给他们吃,到了下午四点钟,又要送过去给他们吃。”每一家的亲戚来,所有同住在一个屋宅的人,家族上下各个行头的都会轮流款待擂茶,就是要吃完每家的擂茶才能走,一天吃多少次都不为过,吃到人害怕呢。主人们不要客人带什么礼物来,就是要请你吃擂茶,这个固执的行动,是受到普遍支持和遵守的。

社交用语中,“到我家吃茶”大概表示着示好的意思,不只是邀请别人到家里做客,有时候未必是真正能到说话者的家中,更多的是说明交往的愿望,拉近彼此的距离。邻里之间闲暇无事,便成天呼朋引伴共聚吃茶,有些人家是成天擂茶的,老人或主妇一大早就拿起擂槌,一钵接着一钵,见到有熟人经过就往家里拉,亲友也会主动进去叙叙,往往一天中擂了十几钵咸茶,一年中用去上百斤芝麻。在海丰,吃擂茶也是一种化解矛盾的方式,亲友邻里之间偶尔产生摩擦时,若是其中一方主动备好擂茶请对方前来商议和解,对方一般是不能拒绝的,正像平时做客时不能拒绝主人一碗接着一碗的擂茶一样。不管是增进亲友感情,结交新友,还是化解怨仇,都需要擂茶这种方式来承载。海丰人重视人际交往,喜好热心温婉的“人情”,全在一碗茶中体现了。

擂茶是社会生活中重要的一部份,不只在于它在平时社交中的纽带作用,在一些重要的民俗活动中,擂茶也是不可缺少的角色。以婚礼或者新迁为例,在正式宴请以外,往往是要有擂茶的,一般迁居后三天邀请亲友前往吃“三朝咸茶”,配以各种自制的粉粿点心以及各色水果糖饼,摆满一桌,擂茶居中,主人不断泡好咸茶,往往是客人还没有吃完一碗就赶紧添上,客人喝得越多,主人越是觉得体面。这些时候,主人家往往请来擂茶又快又好的好手助阵,既要擂得多,又要好吃。结婚后三天或者七天要请吃菜茶,称为“七朝菜茶”。在各种名目的宴请中,几乎都有一钵擂茶,若是没有,还可能被人责怪是不讲礼数。

又有一种“茶战”发生在元宵节前后,名为“泡灯茶”。在蔬菜丰富的时节,海丰人在咸茶的基础上,将各种蔬菜炒熟混合泡“菜茶”(如图),常见的做法是取菠菜、白菜、麦菜、芹菜、荷兰豆、包菜等等炒熟,取墨脯、鱿脯、腊味、虾块、猪肉、豆腐枝、香菇等等也煮熟,乃至鲜马鲛、鲜鳗鱼、鲜虷、鲜蚝等,加上焖好的赤小豆和豆粉丝混合,承入碗中泡上芝麻茶,然后在撒上炒米、炒花生和胡椒粉等,可以作为当餐的主食。赤小豆和粉丝是必备的,其他材料没有大的限制,各由所好,以丰富而清雅,材料多而味不浊为佳。一年四季中,随时可以制作这样的菜茶,但在元宵节最盛,有些地方为庆祝添丁,添丁的各家在元宵前后一起煮菜茶邀请全村或全乡人品尝,这时的“灯茶”就成为了竞技比赛或者是赌博,甚至成为社会地位的一种隐含的象征。

因为宴请全村人,煮灯茶的几户人家十分注重材料的选择以及每一道程序的进行,往往很早就开始谋划和准备,力图使自己家的菜茶味道精美又独具特色,既要比平时大家吃的高档一些,比如加上一些新鲜的贵重的材料,如腰果、木耳等,又要和别人家的不同。人们在擂茶上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精益求精,或者可以说是“以一种着迷般的赞美和梦幻似的自我专注的眼光凝视它们”⑾,因为擂茶将要代表家庭以及其成员接受社会的评价,赢得尊重和地位。当天在客人品尝时,主人总合细细询问味道如何,仿佛请人鉴赏一件工艺品似的。实际上各家都在暗暗较劲,害怕自己家的灯茶得到众人最差的评价,赛灯茶是名誉之争,十分隆重。从前吃灯茶当天,各家都派人守在村口,只要看见准备吃灯茶的人们,就不顾一切地拉到自己家里,家中客人越多,越显示出主人平时人际关系良好,人缘广,越是荣耀和体面。哪家出来新花样,谁人的菜茶最可口,会深深地存留在人们的印象中,日后还可能被提起。每年元宵都出现这样“抢客人”的情状,甚至有些小伙子在拉扯中把客人的衣服扯破了,在鹅埠镇东寨村,为了防止混乱,近两年开始采取分配政策,划定哪些人家负责去哪一户吃灯茶。在这样的较劲和认真之下,擂茶成为一种符号,成为竞争的工具,是海丰人为个人以及家庭等小集体寻找归属感的尝试,或许我们的民俗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解释成是人类为自己的生存寻找某种认同的努力,犹如“斗鸡”这样一个集体游戏,并不只是参加决斗的公鸡之间的交流,公鸡和公鸡说话,人和人说话,他们也和世界说话。

海丰擂茶作为一种代代相传的饮食方式,有绵延不绝的传承;又随着社会生活的变迁而不断地添加新的元素,有长久而丰富的生命力。现在的海丰擂茶食料取材丰富,但基本的芝麻花生和炒米是不会被替代的。这一套动作似乎会永远在家家户户中进行,成为不会闭幕的风景;这一份茶香也似乎能穿越时空,永远将过去和现在以及未来,在四面八方的故乡人紧紧联系。擂茶几乎是图腾似的存在,是海丰人集体想象的载体,擂茶成为一个永远挥之不去的意象,镌刻在土地上和无穷无尽的人的生命之中。

dadandiao |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 标签:博文3 
  • 发表评论:
    请稍候,载入中。。。
    用户公告
    请稍候,载入中。。。
    时间记忆
    请稍候,载入中。。。
    我的相册
    最新日志
    请稍候,载入中。。。
    最新评论
    请稍候,载入中。。。
    最新回复
    请稍候,载入中。。。
    我的好友
    站点信息
    请稍候,载入中。。。
       http://blog.sysuschool.com/u/dadandiao/index.html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