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稍候,载入中。。。
请稍候,载入中。。。
2018-1-6 11:10:00
>>中学生教育价值观和学习投入的描述性统计分析

本研究的第一个研究问题是对中学生教育价值观量表及学习投入量表的信效度验证。本研究选用了Lewis R. Aiken & Gary Groth-Mamat编写的调查表《Educational Values Inventory》,在翻译和修订的基础上结合金璐(2014)重新修订的《中学生学习投入状况问卷》形成正式问卷。

1. 中学生教育价值观的维度讨论

本研究对回收的问卷进行探索性因子分析,验证了中学生教育价值观调查量表可以分为六个维度。

因子1主要描述的是学生认为教育目标及学校课程或活动总体上对学生的价值在于让学生理解科学理论和自然法则,根据内容将其命名翻译为“科学型”。

因子2主要描述的是学生认为教育目标及学校课程或活动总体上对学生的价值在于让学生学会欣赏生活中美与和谐的事物,根据内容将其命名翻译为“审美型”。

因子3主要描述的是学生认为教育目标及学校课程或活动总体上对学生的价值在于让学生理解社会问题并寻求可能的解决办法,根据内容将其命名翻译为“社会型”。

因子4主要描述的是学生认为教育目标及学校课程或活动总体上对学生的价值在于让学生获得领导和指导他人的能力,根据内容将其命名翻译为“领导型”。

因子5主要描述的是学生认为教育目标及学校课程或活动总体上对学生的价值在于为一个人日后的工作或职业选择做准备,根据内容将其命名翻译为“职业型”。

因子6主要描述的是学生认为教育目标及学校课程或活动总体上对学生的价值在于让学生能够领悟生活的目的和意义,根据内容将其命名翻译为“哲学型”。

因为教育价值取向是教育价值观的表现形式,以上这六个教育价值观的维度可以作为学生六种不同的教育价值取向来研究。由表2-4可知,教育价值观调查量表α系数为0.920,其中职业型的信度α值为0.746,哲学型的信度α值为0.768,社会型的信度α值为0.782,领导型的信度α值为0.794,审美型的信度α值为0.829,科学型的信度α值为0.849,总量表和各个因子都具有良好的信度。其中,教育价值观中社会型教育价值向的均值最高,而哲学型教育价值观的得分最低。

随着我国经济的高速发展,教育被摆在了越来越重要的地位,教育的主要目的从单纯的追求智力的提高,发展成了追求人的全面发展,因此本研究中六个教育价值观维度科学型、审美型、社会型、领导型、职业型及哲学型的各个评分是中等偏上的。这与教育价值观的定义中教育价值观的发展水平是在一定的社会历史条件下形成的是相符合的。其中,社会型教育价值观对应的题目是“理解社会问题和可能的解决办法以及理解不同社会阶层和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就此对四个年级的学生进行访谈,认为自己属于社会教育价值观的同学们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比如:平时的爱好是看报纸和与家人探讨社会时事,在探讨的过程中,总会自己不自觉地从不同的角度来想解决的方案。认为人学习后都要步入社会,在社会中生活,所以学习就是为了以后解决社会问题的(初一年级);因为平时爱看报纸和新闻,有时会对一些社会问题感到不解,会不自觉地尝试去思考解决的办法,人是社会的一份子,离不开社会,不能不关注身边的社会问题(初二年级);因为学习和阅读的时候,很多都是关于社会的现实情况,通过这些会思考当今社会的一些情况并试图寻找解决的办法(高一年级);人的绝大多数属性都是为了人的社会性而服务,教育应该是以社会需求为导向(高二年级)。

结合这些内容可以看出,在媒体发达的今天,社会时事离人们并不遥远,“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时代已经过去很久了。社会型教育价值观均值最高说明了目前学生更加关注身边和社会发生的事情,社会责任感高。由访谈结果也可知,选择社会教育价值观的同学不仅关注社会事件,更会自己去思考这些事件发生的原因及解决办法。随着我国基础教育的不断完善和发展,受教育的主体学生以及影响学生的重要教育环境,如家庭的整体素质也会不断地有所发展和提升,在素质不断提高的过程中,学生对社会发展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也必然会增强。

另一方面,样本数据中哲学教育价值观的均值最低,这一结果与我国目前的中学课程设置有很大的关联。就此对一线政治教师进行了补充访谈,李老师认为造成目前中学生的哲学教育观的均值偏低的原因有三点:一是哲学本身的学科深度对初中学生的学习存在着挑战大、学不懂、认知难等因素,因此在高中才开始有所涉猎;二是哲学这本课程本身生动趣味性不够,理性强,流派又多,学生很难真的理解和喜欢他;三是浮躁向钱看的世界,谁对贫困的哲学感兴趣?

在目前的中学课程设置中,初中阶段仍未涉及有关哲学的教学内容,高中阶段仅仅是基础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内容,而且其内容分配在高二下学期进行教授,这事已经分科,理科学生也有较少的机会在高中阶段继续学习哲学。因此学习哲学的中学生在人口基数上就会偏少。于此同时,在本次调查样本中,高中学生又占总人数的35%,比例本身也未过半,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哲学教育价值观的总体评分。在访谈中,有学生认为哲学教育价值观希望通过教育所达到的目的是较为理想的,对大多数人来说只能是希望可以达到的;也有学生表达出自己想知道人类的法则,希望了解宇宙中一切事物的奥秘,但这些问题表面上是科学问题,最终其实都是哲学问题的看法。

就选择哲学教育价值观的同学的访谈内容可以看出,哲学本身给人们的印象就是比较高深和难以企及的。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学生一方面缺少对哲学知识的直接学习和接触,另一方面哲学本身也不是一件简单和容易理解的存在,因此哲学的教育价值观的得分自然较低,很难成为中学生主流的教育价值取向。

2 . 中学生学习投入的维度讨论

本研究对回收的问卷进行探索性因子分析,验证了中学生学习投入量表可以分为三个维度。

因子1主要描述的是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积极的学习行为,包括提问、听讲、学习坚持性、复习等,根据内容将其命名为“行为投入”。

因子2主要描述的是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的学习心情、兴趣、感受、对教师的态度等,根据内容将其命名为“情感投入”。

因子3主要描述的是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的学习计划、如何分析的能力、使用学习的策略,根据内容将其命名为“认知投入”。

由表3-1可知,学习投入总分的均值为3.651,说明在抽样调查的广州市中学生学习投入均值处于中等偏上水平。其中,行为投入的均值为3.782,情感投入的均值为3.601,认知投入的均值为3.588。相比之下,行为投入的均值相对最高,其次是情感投入,最低的是认知投入。

此结论与目前我国传统的学习模式和教育模式息息相关。在传统的教育模式和以考试为主的选拔机制下,家长和老师们往往认为积极的学习投入就是“上课认真听讲、积极发言”,“按时完成作业”,“做好预习、复习”等。大多数学生也往往认为,“好好学习”就是在学习过程中拥有积极的学习行为,包含预习、复习、上课认真听讲、按时完成作业等,而这些正是描述行为投入的内容。因此,在被试中可以看出,广州市某中学中学生的行为投入均值最高。就该学校的某一年级组长进行补充访谈,了解该年级组对学生在三年的学习过程中都有什么样具体的教育目标。马级长认为,初一年级主要培养的是学生的习惯,也称之为“习惯养成教育”,要培养他们有好的学习和生活习惯,这对今后的发展都至关重要;初二年级侧重于责任培养,要培养学生对自我、家庭、以及社会的责任感,这是学生以后自我价值实现过程中重要的内在动力;初三年级因为面临着中考,因此所有的目标都集中在学习和考试上,毕竟这是学生今后发展非常重要的“敲门砖”和“垫脚石”。

这里谈到的“习惯养成教育”呼应了对学生积极学习行为的要求。同时,在这个过程中,家长和教师更加注重学生在学习过程中对细节的落实,以便能在考试中取得更好的成绩。如此一来,在教育的过程中往往容易忽略了“学习策略”的教导和培养;另一方面,目前我国师生接触到的学习策略也往往相对单一,主要集中在“如何轻松学习”和“如何取得好成绩”上,学生在学习过程中主动的分析和创造能力偏弱,因此认知投入的均值最低。广州市是一个经济发达、对外开放程度高的城市,虽然相比之下,中学生的行为投入得分最高而认知投入得分最低,但是广州市中学生的学习投入均值还是处于中等偏上水平的,这也与当前广州市经济发展及人口素质的水平相一致。

lisaji |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请稍候,载入中。。。
用户公告
请稍候,载入中。。。
时间记忆
请稍候,载入中。。。
我的相册
最新日志
请稍候,载入中。。。
最新评论
请稍候,载入中。。。
最新回复
请稍候,载入中。。。
我的好友
站点信息
请稍候,载入中。。。
   http://blog.sysuschool.com/u/lisaji/index.html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