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稍候,载入中。。。
 
 
周朴园到底爱不爱鲁侍萍
[ 2019-5-15 8:02:00 | By: 瓜哥 ]
 

周朴园到底爱不爱鲁侍萍

高一(2)班骆晨曦

 

    周末我在家翻翻全文,我的答案是——“不爱”。

    周朴园对鲁侍萍的怀念是真的,但也只是怀念了。周朴园在被迫娶了个名门小姐后那位小姐不久就因病去世,而后又娶进家门的繁漪与他是貌合神离,家财万贯但空虚寂寞的周朴园通过回忆年少时与女仆梅侍萍的见不得光登不上台的“恋爱”来汲取生存下去所必需的阳光,换个说法,他爱的只是与后两个老婆形成鲜明对比的“理想家庭模型”。作为当时年轻气盛的他身边为数不多识点字、念过点书的女人,身份低微的女仆梅侍萍满足了他所需要的“被人仰望”“崇拜”的那种仰慕,而繁漪是新时代女性,处处追求个性独立和生命尊严,时时与他针锋相对,甚至在他的儿子周萍身上寻觅到了精神的慰藉,两相对比之下,周朴园的内心是极度空虚的,他需要的那种百依百顺的妻子,那种理想家庭模型在现实生活中得不到,这种需求无法满足,他便开始睹物思“人”。于是,我们便在戏剧中看到了那个深情款款的老男人,那老式的家具衬衣,还有当年的生活习惯,还有年轻、贤惠、规矩的梅小姐。

但他思的真的是那个人吗?我看倒真不见得。

    香港歌手麦浚龙有首黄伟文作词的歌,叫《念念不忘》,里面开头就是一句“十年又过去,记忆仍像少女”。事实上这个男人(歌中)的那种念念不忘只是他一厢情愿,他记忆中喜欢哈啰吉蒂少女漫画的女孩其实并不喜欢这些,他的念念不忘就有点类似周朴园的了,他们对往事的那种执著,往往加上了自己对爱人的理想模型,主动地将往事蒙上一层滤镜进行美化,他们并不关注事实是否如此。就像周朴园在看到那封“绝命书”时想当然地认为侍萍已经死了,在那个不完美的、饱经沧桑的活生生的侍萍出现在他面前时,他选择用钱打发,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我在想,如果没有后续那一连串堪称“巧合的悲剧发生,周朴园是否仍会继续抱着对理想家庭的向往活下去。说他爱鲁侍萍,那他当时为何不放弃家业和身份地位和侍萍私奔,而是选择逃避现实抱着几个烂木柜子和照片废过余生呢?说白了,他不过是像千千万万普通人那样在面对鱼和熊掌的两难抉择中,舍弃了“不那么重要的”。而在漫长岁月的冲刷中,在不如意的情感家庭生活中,他发现那被他舍弃的东西原来也弥足珍贵。但是,从头到底至始至终,他并没有后悔过三十年前的抉择,以至于鲁侍萍再三十年后再现,他也几乎是下意识地维护他的身份地位,维护着他不完美不如意、不符合他年轻气盛时理想的人生规划的家。

   我认为,从始至终,周朴园都不能称得上是爱鲁侍萍,他爱的只是女仆梅侍萍对它那道仰慕崇拜的目光;他爱的是与侍萍、周萍、大海组成的那个符合,他作为知识青年对家庭的理想规划的“家“的幻境,而不是现实中不完美的身份低微的普通女人侍萍。

   说穿了,他活在他自己的世界里,他爱的只是他自己。因此,再给周朴园重来一千次一万次,他都不会选择现实中这个有风骨有尊严的鲁侍萍。

 
 
  • 标签:戏剧 欣赏 雷雨 
  • 发表评论:
    请稍候,载入中。。。

    请稍候,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请稍候,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请稍候,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请稍候,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请稍候,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请稍候,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请稍候,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请稍候,载入中。。。


    Powered by Oblog.